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发新帖

1万

积分

好友

主题
发表于 2017-5-20 01:54:16 | 查看: 58| 回复: 0
【Q】
苗实:您怎么看津上俊哉的分析
一个学者把他的主张说出来以后,对这些主张的解释权就在别人的手里,会不会被误解?或是被有些人作为不改革或乱改革的借口?都可能!对我是这样,对持其他不同观点的学者也是一样。例如,在去年关于产业政策的争论中,主张政府的产业政策必然失败的观点,是否也会给政府的“不作为”提供借口呢?学者的责任是把他认为对的说出来,提供给社会作为参考。如果,因为怕被误解、被误用,或是怕“政治不正确”就不敢说,那这样社会上不就会形成舆论一律了吗?我不清楚为何这些学者因为别人的观点以及提出的改革路径和其不同,就认为别人不坚定市场改革;别人主张除了建立有效市场外,政府也应该在经济中发挥积极有为的作用,就认为别人是反对改革,甚至肆意进行道德批判、人身攻击。这些学者不是也很主张要有思想市场吗?既然要有思想市场,就应该有各种观点的公平交锋,而不应该党同伐异,给别人带帽子呀。
    林老师,您上面说得这段话,在学生我看来,就是对质疑批评您的一众学者的回应。可以说,这里面三个关键性观点:其一,学者表明主张后,解释权就落在了别人手里,而且有被误解的可能。其二,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学者无不如此。而且,不怕被误解误用,不怕政治不正确。其三,您是自始至终坚定支持市场改革的,只不过提出了不同的改革路径。而且,欢迎公平交锋,反对党同伐异。
    不过,学生我认为,您在经济学范畴上提到有为政府,与大家的主要分歧之一就在产业政策上。
    日本独立经济学者津上俊哉指出,中国与其重视产业政策,不如改善经济环境。他分析说,在经济发展非常幼稚的阶段,是可以有产业政策的,因为课题很简单。比如:需要电力、钢铁、煤炭,这时把贷款等经济资源向煤炭、钢铁等特别需要的产业倾斜,有一定的道理。这个阶段,产业政策还是有效的。不过,这样的发展幼稚期经常时间很短,接下来,就是“看不见的手”来发挥作用。我并不相信政府官员能看准下一个爆发的产业会是哪一个——官僚没有这个能力。我在经济产业省的时候,负责过几个行业,但很有意思的是,经济产业省特别努力发展的几个产业,结果都是失败的。尤其是石油和飞机制造这两个产业,是经产省特意培育的,但都失败了。为什么会这样?就石油产业而言,因为当时是以美国为主的——当然,也有些欧洲的——行业巨头垄断,这个垄断的力量很难抗拒。所以,产业政策的力度不够——这和日本某种程度上不是完全独立的国家、有时候需要看美国的脸色有关。特别是有战略性的石油行业,不能和电机这样一般的产业相提并论。就飞机制造业而言,可以看空客的例子。空客由欧洲四个国家合作,现在相当成熟了;但刚开始的10几年,空客的赤字是百亿美元级别的。因为民用飞机,像波音、空客,开发一个机型,比如波音777,订单在500架以前,基本是赤字;超过500架之后,到六七百架,才开始盈利。之前是非常大的投入,日本当时负担不起这个投入;并且,也没有必要为了特定的一个行业投入这么大一笔钱——还有电子、汽车等很多产业需要发展,怎么可以都倾斜在飞机,这就不能说服国内舆论,所以产业政策的力度也不够。还有一个问题是,日本有几家航空生产企业,想让他们形成空客那样的一家企业,很难。大家都考虑自己的利益,不考虑整体合作的、国家的利益。所以,我对产业政策的看法比较悲观,特别是技术发展的趋势性的方向是什么,只能由“看不见的手”来决定。那么,既然产业政策在经济发展告别幼稚期后起不了作用,那政府还能在经济发展中起到什么作用?那就是改善经济环境:尽可能的降低税负、改善法治环境。对企业而言,很重要的是可预测性,所以如何提高可预测性,是政府需要扮演的角色,需要做很多。但发展哪一个行业,官僚不能出面。现在中国每制定一个引导性的产业政策,比如风电、太阳能发电,结果全都是产能过剩。所以,在很幼稚的经济发展阶段,产业政策可以做,而中国早已“毕业”了。
    对于这位日本独立经济学者的上述分析,您怎么看?
2017年04月16日

苗实:
我一天工作的时间超过14个小时,而且,没有星期天和节假日,但就是这样仍有太多的工作完成不了,例如上个学期研究生课学生提交的论文至今尚未给予评分,实在无法每个问题都给你回复或讨论。、
对于这个问题请参考我的五种产业的划分中的讨论。
毅夫
2017年04月17日

老师日理万机,相当辛苦,学生我完全可以理解,请多注意休息,谢谢!
2017年04月17日

苗实:请教一个重要理论问题
林老师,针对新结构经济学,尽管学生我进行了大量学术批评,但是从内心讲,学生我还是希望新结构经济学能够在不断修正中茁壮成长。记得,复旦宋承先先生说过,一个经济学流派有三个方面,其一是要有哲学基础,其二是要有理论命题,其三是要有政策主张。那么,从这个角度看,新结构经济学已有眉目。坦白讲,和现代主流经济学一样,新结构经济学也可以有政府派和自由派。但是,无论是新结构经济学政府派,还是新结构经济学自由派,都是新生事物,值得不断去探索。正如中国书画界常言,造化时开新境界,追模自属劣抄临。当然,新结构经济学自由派,与现代主流经济学中的自由派是一脉相承的,只不过凸显了结构变迁等因素。至于新结构经济学政府派,比现代主流经济学中的政府派走得更远。在这里,学生我就想问,您作为新结构经济学之父,对新结构经济学自由派的国内甚至是世界前景怎么看?
2017年04月26日

新结构经济学强调结构变迁,既要发挥“有效市场”在资源配置上的作用,也要发挥“有为政府”在克服结构变迁中必然存在的外部性和市场失灵。提出新结构经济学就是为了避免过去结构主义过度强调政府的作用、忽略市场作用的弊病,以及克服新自由主义过度强调市场作用、忽略政府作用的弊病。所以,我不知你所说的“市场派”和“政府派”所指为何?
2017年05月01日

林老师,这里面是我的粗浅看法,不一定对!http://blog.sina.com.cn/s/blog_695cda010102xfc2.html
2017年05月01日


【R】
资深网友:苗老师,长期学习研究经济学,是不是什么都得懂?
2017年4月24日

学者苗实:根据自己多年的经历与观察,经济学学习研究,不需要什么都得懂,只要有专长,懂一点就行了。毕竟,经济学如同汪洋大海,每个经济学家取一瓢饮即可。譬如京城四老四少诸位先生,他们的研究重点就是改革转型问题。当然,他们也有宏观问题的偏好。再譬如林毅夫老师,主要围绕新结构经济学在研究。当然,在中国经济学界,他们都是著名经济学家,经济学算是有点专长,但是很难说他们就精通数学,或者历史,哲学,什么的。说白了,经济学家是经济学框架下的产物,没有经济学框架,肯定谈不上自成一家。显然,这个经济学框架,可以是借用的,也可以是自创的。譬如,京城四老四少诸位先生借用的经济学框架就是现代主流经济学,而林毅夫老师就是他自创的新结构经济学框架。就我本人而言,是京城四老四少诸位先生和林毅夫老师的长期追随者,自然既接受现代主流经济学框架,也接受新结构自由派经济学框架。所以,经济学家不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而是小有专长而已。毕竟,一生匆忙,何其短暂,精力实在是有限!
2017年4月24日

资深网友:苗老师,作为论坛红人,难免被千千万万网友评论。当然,其中就有大量质疑批评,辣得不行。记得,您曾经说过,是质疑批评成就了自己。那么,关于这方面,您能不能具体谈一谈?
2016年8月2日

学者苗实:我早就说过,既然自己行走在学术界,就没有理由不欢迎有理有据的任何质疑批评。可以说,一路走来,既创作又讲学,在质疑批评我的大队伍中出现过三位干将,分别是宋凌峰,何晓波和孙鲁。本质上讲,他们在做他们应该做的事情,值得大力赞扬。但是,遗憾的是,后面两位在质疑批评中夹杂着不少诽谤攻击造谣,这是他们应该改进,甚至说不道德的地方。那么,我为什么能够这么红,实在是与他们坚持不懈地去质疑批评,是分不开的,这一点,我确实应该感谢他们,他们作为幕后推手,当之无愧。不过,在他们的有色眼镜下,我完全被矮化,被贬低,被丑化。当然,他们一直觉得,我在拔高自己,在褒扬自己,在美化自己。其实,无论怎么讲,发生这些情况,不足为奇,没有争鸣,没有交锋,没有斗争,没有质疑,没有批评,没有反驳,没有对峙,就没有学术发展,就没有思想进步,就没有社会繁荣。所以,我作为民间学者,一个不能再小的小人物,能够得到大家的极力关注,尤其是他们三位的关照,自己万分荣幸,是心存万般感激的。另外,我的如上陈述,如果有不妥当之处,万望各位见谅!
2016年8月2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7-11-20 02:13 , Processed in 0.441359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