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发新帖

9899

积分

好友

主题
发表于 2017-5-20 01:46:40 | 查看: 49| 回复: 0
【M】
学者苗实:王老师,这是第三个问题。可以说,在我学习研究经济学与中国经济的过程中,接触了京城四老四少诸位先生和林毅夫老师不少著作,再加上对其他经济学家的广泛了解,近年来创作了《中国经济如是说:思考•改革•转型•探索》《改革转型如是说:与林毅夫教授商榷》等作品。那么,由于我是1997年才开始经济学与中国经济学习研究,对1997年以前的中国经济学界虽然有一定了解,但是都是间接的,也很局限。当然,您是我的前辈,我想问的是,从1987年到1997年这10年时间里,在经济改革的政策建议方面,京城四老四少诸位先生与林毅夫老师的异同点是什么?
2017年4月6日

王福重:根据我的印象回答,厉以宁是股份制改革的首倡者,这段时间他一个是研究转型,主持证券法的起草,一个经济伦理。吴敬琏这段时间,他主要贡献是十四大前,对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鼓吹。他最有名的一篇文章是,应该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说法。董辅礽这段时间支持私营经济的发展。刘国光的思路始终是计划经济,只是有些开明的计划派。刘伟老师主要研究产权,他一直主张产权制度改革,包括国企的产权改革。魏杰教授,也是主张企业产权制度改革的。樊纲教授研究公有制下宏观经济改革的。还有城市化。钟朋荣,我不太知道他研究什么。四老也好四少也好,都不代表经济学研究的高水平。四少只是萧灼基的一个笑谈。差不多都是搞政治经济学的。论学术他们都不如林毅夫,当然厉,董,樊是非常出色的经济学家。林毅夫的主要主张,是中国应该发挥比较优势。这一点没有争议。另外他认为,国企核心不是产权问题,而是管理问题。这一点是他与前边多数人主要的区别。
2017年4月6日


【N】
学者苗实:巴老师,这是第二个问题。可以说,在我学习研究经济学与中国经济的过程中,尤其是早期,就接触到吴敬琏老师与林毅夫老师的不少著作。显然,他们都讲到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但是内涵不一样,至少有些微差别。譬如,吴老师讲的是政治文明下法治的市场经济,而林老师只是局限于经济学范畴。那么,以现代化理念深化改革开放而言,我更乐意接纳志同道合的吴老师,而与保守的林老师在思想上会保持距离,尽管我同样尊重两位老师。下来,请您具体分析一下,吴老师与林老师在深化改革开放方面有哪些思想分歧,以及为什么会这样?
2017年4月8日

巴曙松:谢谢你的提问,我个人的研究重点主要在金融政策方面,所以关于林教授和吴教授的研究异同,我原来虽然了解一些,但是并没有系统的跟踪,为了回答你这个问题,我专门检索了他们的一些文献,在这里谈一点个人看法,供你参考。林毅夫先生与吴敬琏先生都是中国经济学界非常知名的专家,也都是我的前辈,他们的研究非常重要的一个特点是,都有自己完整的逻辑结构和分析框架,因此在评判比较他们的某一个观点时,我觉得不能仅仅只是盯住他一个局部和片断的观点,而是要把一个观点放到他们各自的分析框架中来判断,这样才可能避免失之偏颇。从我阅读比较他们的几篇文献看,我觉得他们关注改革开放的侧重点有所不同,因此在深化改革开放的问题上存在一些不同看法:林毅夫先生关注改革过程中经济增长的动力,并主张在深化改革的过程中进一步强化这些动力。他认为,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经济高速增长的动力是劳动生产率的不断提高,其根源在于中国通过引进发达国家先进技术的方式获得了快速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这是发展中国家所具有的后发优势。同时,通过发展具有比较优势的劳动密集型产业,抓住了国际加工业转移的窗口期,是改革开放取得成功的又一重要原因。因此林毅夫对中国未来的经济增长持乐观态度,理由在于后发优势和比较优势使中国仍具有较大的增长潜力,能否发挥这一潜力在于如何建立有效的制度保障。吴敬琏先生关注改革过程中经济增长的阻力,并主张在深化改革的过程中进一步消除这些阻力。他认为,改革开放取得成功的关键在于建立和完善了市场机制,使民营企业发展壮大。但由于政府的行政权力对微观经济活动的干预和对社会资源的垄断造成的寻租,不仅导致中国收入差距的不断增大,也弱化了中国经济增长的潜力、滋生了腐败。因此吴敬琏对中国未来经济增长的态度较为谨慎,认为既得利益者和旧体制旧路线的维护者会成为改革的阻力,改革的形势有可能逆转。在改革的实际推进中还存在诸多有待完成的事情,例如产权制度改革、调整国有经济布局、加强资本市场的合理监管、建立社会保障体系、健全法制建设等。在改革过程中出现的双轨制这一问题上,两人的意见基本一致,林毅夫认为双轨制在90年代保护了改革的成果,是值得肯定的,但在今天,由于双轨制造成的腐败和收入差距扩大问题已经到了必须解决的时候。吴敬琏则认为,中国的改革是“增量改革”,双轨制壮大了民营经济和市场力量,取得了显著成就,但也造成了寻租问题,阻碍了市场化改革的进一步发展。而在政府干预市场经济的问题上,两人的态度差异较大。林毅夫认为政府一定程度地干预市场是有效的,因为能够集中有限的资源发展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为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降低交易成本;吴敬琏则认为正是由于政府对经济的干预扭曲了市场资源的有效配置,降低了企业的效率,因此未来的改革能否继续推进关键在于降低和消除政府对经济的干预。我个人认为,他们是从自己的逻辑框架,从不同的侧面分析这个问题。把他们结合起来对照看,可能各自都有各自的参考价值。
2017年4月8日

【O】
资深网友:苗老师,有三个问题,第一个,像林毅夫这样居庙堂之高的经济学家,大家是否只有仰望的份呢?第二个,写文章质疑批评林毅夫的人,是真的就不道德吗?第三个,王福重说,林毅夫的新结构经济学不会成正果,就是一出闹剧,如何看?
2017年4月9日

学者苗实:第一个问题,在经济学与中国经济研究方面,林老师确实取得了很高的成就,甚至可以达到大师级别。确实,他作为前辈,值得我们仰望。但是,不能止于此,我们还应该有挑战权威进而提出不同观点的勇气。否则,学术就是一潭死水,不能与时俱进。毕竟,学术需要推陈出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第二个问题,质疑批评的人,不但不会不道德,而且是坚守规矩。可以说,学术界的本来面目就是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况且,自由竞争的思想市场,它的正常状态就应该是“一枝独秀不是春,万紫千红春满园”。第三个问题,王老师有自己的观点,完全可以讲。但是,我对新结构经济学既有质疑批评,又保持乐观的态度。也就是说,如果新结构经济学整体框架可以在经济学界内部达成共识的话,那么林老师就是政府派,而我就是自由派。说白了,新结构经济学自由派的理念,我是完全接受的。当然,放在中国特殊的政治经济格局下,新结构经济学自由派肯定有非同凡响的意义,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2017年4月9日

【P】
苗实:我与林老师暨新结构经济学的缘分

首先,我不是林老师的正式学生。但是,乐意参与林毅夫教授从教三十年《我与林毅夫老师》征文活动。记得,在1997年前后,我第一次看到林老师的名字,就开始追随。2006年前后,深入系统研究林老师的经济学思想。刚过去这快五年时间里,我持续撰写林老师的相关学术批评。可以说,经过这么多年的不断研读和反复理解,我从林老师身上学习到了很多,长进不少。
      2015年12月24日,在网友的鼓励提醒下,我向林老师发出了第一封邮件,一直坚持到现在,我们之间多有交流探讨,我受益匪浅。可以说,在我与林老师正式往来互通以来,有三个意外。第一个,原来以为,林老师不会理睬,结果林老师平易近人,坦诚大度。第二个,原来以为,林老师会严厉指责我,结果林老师为人宽厚,不计前嫌。第三个,原来以为,林老师不会指导我,结果林老师谆谆教诲,点拨开示。毕竟,我从2012年6月24日开始,一直在批评林老师,可谓长篇累牍。下来,我摘录林老师的几封回信,可见他的用心良苦。a.感谢发来你的书稿,我是欢迎批评和争论,对于学者来说,不怕别人误解他的理论,而是怕别人忽视他的理论。批评即使错了,至少也会引起人们的关注。当然,严谨的评论是不能根据报纸、网络上断章取义的标题来进行的。另外一个理论是不能用另外的理论或观点来证伪的,而仅能从一个理论的内部逻辑是否严谨或根据理论的逻辑所做得推论和所观察到的经验事实是否一致来证伪,这样的评论和争论才能推动学术的进步。b.感谢你对新结构经济学的兴趣。附上我上个月在新结构经济学冬令营上对新结构经济学的介绍的PPT以及总结会上的发言,供参考。你提问的问题基本都有所涉及。c.你来求助我,是对我的信任。但是,资助你出书我觉得不妥,一来你写的那些评论在网上都已经发表了,对此感兴趣的人已经看了,按现代人的阅读习惯,买纸版书再读的人很少,出了书销售量少,并不解决你手头拮据的问题。其次,更重要的是这不根本解决你收入来源的问题,这个项目帮助你,接下来仍然是无源之水。你最好还是重新考虑一下自己的人生定位,相信天无绝人之路。
      当然,在撰写《改革转型如是说:与林毅夫教授商榷》(原名:《林毅夫学术批评》)一书的过程中,我的思想并不是一成不变,而是不断在变化,先是疏忽大意,接着冷静反思,最后理性接纳。为什么先是疏忽大意呢?其一,林老师刚提出新结构经济学不久,显然我开始还不是那么重视,甚至有点轻视。其二,新结构经济学宣传并不是很到位,包括我自己,大家都还没有惊醒过来。其三,旧的理论框架很牢固,有约束排斥作用存在。为什么接着冷静反思呢?其一,得到林老师的当头棒喝以后,逐渐有了感觉,这不亚于反复地悉心指导。其二,新结构经济学不断在完善,在进步,框架越来越清晰。其三,同行的批评者功不可没,他们作狮子吼,一针见血,直达本质,对我有如醍醐灌顶。为什么最后理性接纳呢?其一,新结构经济学,是异于现代经济学的一种分析框架。而且,完全可以另立旗帜。其二,不敢讲新结构经济学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但是未来并立于世,不是没有可能。其三,如果新结构经济学有政府派和自由派的话,我就是名副其实的自由派。很明显,在偌大的经济学界,还有很多的人不理解新结构经济学,甚至是排斥新结构经济学,包括歪曲新结构经济学,这些都很正常。毕竟,新结构经济学还是小孩,他的人生之路才刚刚拉开大幕,正所谓路漫漫其修远兮。需要提醒的是,普里高津(I.Prigogine,1917~2003)于1969年在国际“理论物理与生物学会议”上发表了《结构、耗散和生命》一文,提出了耗散结构理论,把理论热力学的研究推向了当代的最高峰。普里高津由于这一重大贡献,荣获1977年诺贝尔化学奖。这是普里高津学派20多年从事非平衡热力学和非平衡统计物理学研究的成果。所以,新结构经济学大有希望,只要林老师及其团队保持耐心,坚持不懈去努力,矢志不渝,并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2017年4月12日

苗实:
写的很好,盼在推动来自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学理论创新道路上相互砥砺前行!
文章由你自己提交,还是我代为提交?
祝好 !
毅夫
2017年4月12日

林老师,学生我已经提交了,发过来,就是为了让您先睹为快!
2017年4月12日

太好了!
毅夫
2017年4月12日

苗实:积极响应林老师的号召
您好,学生我经过认真考虑,并取得家人的同意,决定积极响应老师的号召,把自己未来的研究重点放在新结构经济学的拓展与传播上来,以助老师一臂之力。当然,这样也可极大满足自己理论探索的嗜好。与此同时,我坚信,在老师的指导和引领下,一定会大有作为!
2017年4月13日

苗实:学生我的一点解释
您好,学生我的上一封邮件《苗实:积极响应林老师的号召》,极有可能,对老师的那句“盼在推动来自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学理论创新道路上相互砥砺前行”,存在误解,有一点反应过度了。那么,如果真是如此,就当学生我什么都没说,免得难为老师。至于研究方面,理论探索本来就是我的嗜好,当然新结构经济学的进展。我还是会继续跟踪,能出一把力就出一把力,尽力而为,打扰了,谢谢!
2017年4月13日

苗实:
今昨两天忙着开会,尚未看到你的前封来邮,不过在理论创新的道路上砥砺前行自无不当,何必以此言挂怀!孔老夫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相互为师都无不可,何况是砥砺前行?期盼在新结构经济学理论创新深化和普及的道路上和你砥砺前行!
祝好!
毅夫
2017年4月13日

老师实在是过谦了,学生我诚惶诚恐。毕竟,老师开宗立派,有如皓月之明,学生我只有萤火之光!
2017年4月13日

苗实:
谢谢!乐意看到你为新结构经济学的拓展和传播做出贡献!我为新结构经济学队伍的壮大而高兴!
祝好!
毅夫
2017年4月13日

谢谢,有老师的支持和指导,路子会越来越宽,学生我坚信这一点!
2017年4月13日

苗实:学生我的下一步任务
您好,学生我斟酌再三,准备下一步,也就是未来至少是十年,要完成的任务是:其一,学习借鉴物理学上的耗散结构理论,以拓展新结构经济学。其二,学习借鉴中国传统之易经,以拓展新结构经济学。其三,与此同时,用通俗化语言,以普及传播新结构经济学。当然,提前告知老师这些,目的是想得到您的充分理解和大力支持,谢谢!
2017年4月14日

苗实:
你好!关于你的三个努力方向,第三点对于你来说应该是会得心应手。第一第二点是否可行我不清楚,这一方面决定于你对耗散结构理论和易学的掌握程度,另一方面也取决于新结构经济学的理论框架是否可以进行这方面的拓展。
毅夫
2017年4月14日

老师说得有一定道理,但是理论创新往往需要跨学科探索。否则,只局限于本学科,有时候不太可能取得大的突破。当然,如果真正要做的话,这样的理论探索也是有风险的。另外,耗散结构理论和易经的话,一个是我曾经的专业,也就是在大学本科时学习过的前沿课程,一个是我的业余爱好,曾经系统自学过一段时间!
2017年4月14日

苗实:学生我认同老师的判断
您好,学生我仔细考虑后,相当认同老师的判断,一方面普及新结构经济学确实是学生我的比较优势,只要用心去做,完全可以胜任,另一方面跨学科研究是一个庞大的课题,且风险很大,个人力不能及。所以,还是客观理性一点,后退一步,认认真真,踏踏实实,把重点先放在传播好新结构经济学上面来。当然,这也符合学生我网络创作以来一贯的主张,经济学不能只是在书斋里研究,更要把经济学还给千千万万群众。也就是说,既要对经济学进行严肃深沉地学术研究,更要注重对经济学进行通俗易懂地普及工作!
2017年04月14日

苗实:
确实,经济学不仅需要书斋里的严肃研究,同时也需要普及给千千万万的群众。
祝好!
毅夫
2017年04月15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GMT+8, 2017-9-24 09:17 , Processed in 0.226963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