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发新帖

1万

积分

好友

主题
发表于 2017-5-19 23:55:55 | 查看: 203| 回复: 0
公司的成因
2017-05-19 余斌 建国门学派


为了否定剥削的存在,一些西方学者试图用风险来解释资本家获得的剩余价值。而张五常和他的导师科斯只进一步地否定企业中的剩余收入的存在,企图用交易费用的节省来解释企业的存在。

“奈特之见,是公司的形成与风险有关。生产的收入不能预先肯定,一个企业家于是成立公司,把固定的工资给雇员,自己承担风险,获取产品出售的总收入与总支出之间的剩余收入。这样,企业家是剩余的权利拥有者。……以剩余收入来界定公司有一个严重的失误,无可救药。如果一家公司的收入全部由分成或分账的安排处理,即采取‘佃农’制,剩余是不存在的。如果说固定工资有公司,分成合约没有公司,说得通吗?”[1]

收入有波动,往往只是多赚还是少赚的问题,不等于收入就有风险。更何况,“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占统治地位的一切国家里,给劳动力支付报酬,是在它按购买契约所规定的时间发挥作用以后,例如在每周的周末[2]。因此,到处都是工人把劳动力的使用价值预付给资本家;工人在得到买者支付他的劳动力价格以前,就让买者消费他的劳动力,因此,到处都是工人给资本家以信贷。这种信贷不是什么臆想,这不仅为贷方碰到资本家破产时失掉工资所证明,而且也为一系列远为经常的影响所证明。”[3]

其实,以剩余收入来界定公司决不是失误,这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是正确的。说什么分成合约没有剩余,才是荒唐的。实际上张五常所谓的件工合约即计件工资制就是一种分成合约。马克思在讨论这一制度时指出[4],“不管是说每一件产品一半是有酬的,一半是无酬的”即按一比一分成,“还是说12件产品的价格只是补偿劳动力的价值,而另外12件产品体现为剩余价值”即拿前12件产品价格作为固定工资,“也是没有区别的。”

实际上,固定工资与分成合约“在同一些行业中同时并存的事实”已经表明“工资支付形式的区别丝毫没有改变工资的本质,虽然其中一种形式可以比另一种形式更有利于资本主义生产的发展。”[5]

张五常认为“科斯以厘定价格的交易费用过高作为公司的成因,大致上是对的”[6],依“科斯之见,有公司的存在,市场的运作就减少了。他的解释,是价格机制的运作有交易费用,公司是为了减低这些费用而产生的。”[7]

但是,公司与市场的差别决不在价格机制上,没有哪个公司可以不进行任何生产,仅仅通过价格机制,将买进来的棉纱变成卖出去的棉布。

的确,商业公司常常只是批量买进服装,再逐件把它们卖出去赚钱,似乎不用生产什么,仅靠价格机制就可以了。但是,按照马克思的观点,商业公司之所以能够这样赚钱,是因为这样能够缩短生产企业的商品的流通时间,加速生产企业的资本的周转,这种周转的加快能够在同样的时间里,使同样的资本完成更多的生产过程,从而增加剩余价值的生产,以至于生产企业愿意从增加的剩余价值中出让一部分给商业企业,即以较低的批发价将产品卖给商业企业。因此,商业公司并不生产或者说新增任何价值,它们只是实现生产企业的商品价值。

但是,商业公司的资本家同样获得剩余价值。这种剩余价值,笔者称其为“衍生的剩余价值”。它是商业公司的员工在实现生产企业出让给商业企业的那部分商品价值中,超过员工自身再生产的劳动力价值和必要的物质损耗的价值的部分。
显然,与价格机制相比,生产机制是更为根本的东西。

在科斯与张五常的公司中,经理主要是一个给各个环节算价的人,以减少过高的厘定价格的交易费用。“经理是个专家,懂得成品内的零件功能及质量,懂得不同件工应得之价,也懂得配合安排多人工作。他支付零碎的件价给工人,安排工人的工作时间,决定产量,把零件组合为成品后,每件成品以一个价卖出去。”[8]

但是价格不是由市场来决定的吗?如果离开了零碎件市场,经理也能给零碎件定价,那么,岂不是对于成品经理来说可以不经过市场来定价了,这样一来,对西方经济学来说,市场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再说了,付了零碎的件价给工人之后,成品组装是公司经理亲自动手的吗?如果不是,那么经理就还得确定付给工人的组装成品的价格。但是,公司的经理真的有那么神,能够确定生产过程中成千上万种零碎的件价及其组装的价格吗?

这是不可能的。公司经理知道的只是原材料、成品和劳动力的市场价格,他只要能够计算出生产一件成品大约需要投入多少原材料和劳动力,从而能够计算出大约能够实现多少剩余价值就够了。

而经理们又是如何懂得配合安排多人工作的呢?“有一种天真的信念,认为资本家个人在分工方面先验地运用了有发明能力的天才。这种信念还只保存在如罗雪尔先生那样的德国教授中间,在罗雪尔看来,分工是从资本家的丘必特式的脑袋中现成地跳出来的,因此他以‘各种各样的工资’来酬谢资本家。实行分工的程度取决于钱袋的大小,而不取决于天才的大小。”[9]

实际上,“现代工场手工业……或者如在大城市产生的服装工场手工业那样,找到了现成的‘诗人的分散的肢体’,只需要把它们从分散状态集合起来;或者,分工的原则十分明显,只需要简单地把手工业生产(例如装订业)的各种操作分配给专门的工人。在这种情况下,用不着一个星期的经验,就能找到各种职能所必需的人手之间的比例数。”[10]

要知道,“对科学或物质财富的‘资本主义的’占有和‘个人的’占有,是截然不同的两件事。尤尔博士本人曾哀叹他的亲爱的、使用机器的工厂主对力学一窍不通。李比希也曾述说英国的化学工厂主对化学惊人地无知。”[11]

而这些工厂主正是中国某些经济学家唯一要善待的有“贡献”的人。

本文摘自《经济学的童话》一书。


[1]张五常:《经济解释:制度的选择》(卷3),香港:花千树出版有限公司2002年版,第220页至第221页。
[2] 2000年,笔者在中国福建厦门的一家私企里发现,那里的工人的月工资是下一个月25号以后发放的。
[3]《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十三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197页至第198页。
[4]《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十三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604页至第605页。
[5]《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十三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603页至第604页。
[6]张五常:《经济解释:制度的选择》(卷3),香港:花千树出版有限公司2002年版,第224页。
[7]张五常:《经济解释:制度的选择》(卷3),香港:花千树出版有限公司2002年版,第221页。
[8]张五常:《经济解释:制度的选择》(卷3),香港:花千树出版有限公司2002年版,第212页。
[9]《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十三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403页脚注。
[10]《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十三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403页。
[11]《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十三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424页脚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GMT+8, 2017-7-26 10:53 , Processed in 0.046362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