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发新帖

7683

积分

好友

主题
发表于 2017-4-30 13:19:54 | 查看: 832| 回复: 85
本帖最后由 mingjingfeitai 于 2017-5-8 17:49 编辑

注:读了《我是范雨素》一文后,觉得纪实很好,她和我几乎是同龄人,出生在农村,所以我也想写写自己作为民间读书人的所见所闻,借机丰富大家的观感,没有别的意思。当然,我是经济学与中国经济研究者,不是专门搞文学的,即就是有些议论,也没有负担。


A

我的人生就是围绕读书来展开,除了童年自由自在的那六年。

我出生于1974年2月1日,是阴历,在陕西省眉县金渠镇教坊村四组,当地人叫教坊堡。

后来,听父亲说,我过岁的时候,也就是到了一岁,家里要请客吃饭,以示庆祝。但是,当时家里没钱,父亲就向在邮局工作的同学借了五十块钱,割了肉,买了菜,还有烟酒。

童年时,喜欢打闹,也爱笑。所以,奶奶给了我一个小名,叫喜娃。不过,村里人,也有叫我大嘴的。那会儿,天地很小很小,除了和爷爷奶奶在一起,就是和玩伴满村子乱跑。

有一天,爷爷把我背了歇,歇了背,走了很远很远,去了一趟齐镇姑婆家。记得,院子不算小,都是土房子。回来后,小叔子说了爷爷一通,嫌我们没有给家里打招呼。

有病了,父母带我去看医生,由于打针很疼,我就会大骂医生。当然,由于我是小孩,医生没有计较。

第一次吃糖,还是家里来了一位木匠,是河北人,渭河以北,爷爷的朋友,他给了我几块糖,真甜。

总之,童年生活,无拘无束,爷爷特别爱我,与爷爷在一起很亲切,记忆也久且深。

父亲是生产队长,指挥着千军万马。可以说,由于他是明星队长,与县长,社长都有来往。

在同村,还有一个人,比我长两岁,是大队干部的第五个儿子,我叫他骁武哥,也是我父亲的外甥。那会儿,我们没有见过面,彼此很陌生,甚至不知道。后来听奶奶说,他刚出生的时候,喜欢哭闹。


B

1980年9月,就上了学,是教坊小学,我自此跨进学校大门,越是到后来,越是一发而不可收拾。

记得那会儿,我习惯了在村子里与玩伴一起打闹的快乐日子,死活不愿意去上学。父亲一看,没有办法,就让二弟陪我去上学,这才慢慢适应了学校生活。中间,二弟说走得腿疼,就不再陪我了。

一年级,由于太调皮,被高中毕业,刚来学校教书的张老师狠狠打了一巴掌,打得我头发晕。
毕竟,他正年轻,手上力量相当大。

二年级的时候,与同学打闹,他撕了我的语文课本,我撕了他的语文课本。于是,戴老师一气之下,把我们赶出了校门。显然,我怕父母收拾,就没让他们知道。去上学,也就是在地里自个玩,放学了,就回家正常吃饭。结果,第二天上午,被六叔被碰到了,问明了缘由,也没有责怪我,就去槐芽街道给我买了一本语文书,然后把我又送回了学校。

三年级,数学课是打算盘,结果没有学会,被老师罚站,不让吃午饭。那一年,最疼我的爷爷去世了,我哭得很伤心。那时候,农村是真穷,爷爷有病,也住不起医院。

四年级,许老师骑着自行车,送我参加了数学语文竞赛,在宁渠小学。当时,读到了《岳飞传》《戚继光传》,还有《三国演义》。班主任是王老师,煞是严厉,同学们都被整过,我也不例外。

五年级,期中考试,数学语文都得了100分,都是满分。为此,校长专门给我谈了话,鼓励我。

小学阶段,也帮助家里干活。譬如,锄地,拔草,砍柴,放水,等等。

实行生产责任制后,父亲和几个人贷款合伙办了五金厂,他既是推销员,又是采购员,跑遍了全国各地。

骁武哥和我应该是同在教坊小学上学,由于不在同一年级或同一班,我们之间没有往来。当然,他不知道我的存在,我也不知道他的存在,分别处在两个不同的世界里。


C

到了金渠初中,算是更上一层楼了。

由于是住校,刚去那几个星期,特别想家,就暗自流眼泪。

那时候,都是自带干粮和咸菜,在求学。晚上,睡得也是草铺,下雪的时候,雪会从窗口飘进来,早上起来,被面都是雪。

一年级,班主任是沈老师,班会的时候,爱讲人生,非常有内涵。他是学校的艺术老师,看上去修养很好,待人确实温和。晚自习后,没有什么事,同学们就去偷桃子,蔬菜。结果,被逮住了,中途我趁机逃跑了。接着,人家告到学校,我帮他们写了检讨书。

二三年级,班主任是赵老师,教语文。可以说,我的文字功底就与他有密切关系。有一次,语文考试不理想,正好是寒冬下雪天,他让同学们趴在操场上,好好反思。有趣的是,他还带我们爬了一回太白山,回来以后,累得不行。那会儿,我学习成绩优异,他让我在全班介绍学习经验,谁知我说了两三句话,就不知道再说什么了。最后,他批评了我,说我不认真。期末考试结束后,他给我的评语是,不思进取,满足现状,云云。

第一次中考,我考上了齐镇职业中学,另两位同学,都是复习生,一个是考取的,一个是保送的,上了眉县中学,其他同学,有六十多位,都名落孙山。

我没有去职业中学,又复习了一年,顺利考上了槐芽高级中学。中间,被学校里的小混混们还打过一回,我是第一次挨打,也是最后一次挨打。当时,八十年代末,通货膨胀,物资短缺,工业急于用电,学校老是停电,结果,晚自习经常点洋蜡,把眼睛给熬坏了。从此,就成了近视眼。

在家里,那个阶段,多了一位成员,就是从新疆建设兵团退休的外公,他工资不算高。但是,比农村人要有钱。他是五十年代,被抓,一路上修铁路,最后落脚在建设兵团。可以说,父母都去过兵团,说那里的生活水平很高,比关中农村优越得多。

暑假的时候,给羊钩草,结果不小心,镰刀从空中掉下来,正好砍在手腕上,血直流。我没有胆怯,就背着一捆钩下来的杨树枝叶回了家,然后抓了一把麦面按在伤口上,就这样,血就止住了。现在,手上还留有伤疤。在寒假,还去咬石场拾过石头。平时星期天,帮家里掰玉米,割麦子,浇地,拉粪,等等。

父亲还在五金厂,但是情况越来越不妙。听说,死活贷不下款,运营一度陷入困境。

父亲在五金厂这一段时间,母亲就在家里操持,很不容易。

有一次,我在教室里看书,没有其他同学,偶遇了骁武哥,他闲来无事,满校园乱逛。那会儿,他没有住校,在他大哥那儿住着。他大哥,当时好像在学校旁边的农机站工作。学校里,有拉帮结派的,有人说骁武哥参与了。



D

在槐中,是近视眼,我又坚持不佩戴眼镜,结果看不见老师板书,从此与老师上课脱节,踏上了自学之路。

一年级,由于初中学习好的惯性,还凑合,在班上也算领先。

二三年级,距离就逐渐拉开了。结果,第一次高考失利。随之,祸不单行,爱情也完蛋了。

那时候,一个是近视眼,一个是早恋,一个是热衷霹雳舞,精力严重分散,都影响到学习成绩。

接着,去了眉中,第二次高考又失利。

这样一来,彻底就没有信心了。

从94年下半年到95年上半年,就没有去上学,在家里闲呆着,就是参加劳动,有时候随便看看书。到了95年下半年,又想去学校。

父母同意后,我就用苗实这个字,报了名,在应届班。后来,就考上了宝鸡文理学院物理系。

说起苗实这个字,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二弟在92年当兵的时候,把我的原名张春田给用了,一个是自己处境艰难,想借机突破。

“苗实” 二字,源于《论语•子罕》中“苗而不秀者有矣夫!秀而不实者有矣夫!”这句话 ,用意是砥砺自己:做事持之以恒才能有所成就,高度警惕半途而废。

整个高中阶段,学习虽然吃力一些。但是,读了不少闲书,各种名人传记,大量散文杂文,蔡东藩的历史系列,等等。而且,没有文学梦,确有思想家的理想。

五金厂解散后,父亲回到了村上,又当了会计,多半时间就是种地。与此同时,母亲就轻松许多。

骁武哥在大桥口,开了饭馆,整天招呼生意。当然,他的朋友多,交往也广。不记得那一年,他结婚了,随之也就有了孩子。那个门面房,是姑父盖得,除了装修,不必操心房租。


E

1996年9月,我上了大学,父母很高兴,妹子还去县上给我买了许多东西。当时,是父亲和二弟送我去了宝鸡。

大学的自由学风,我很适应。毕竟,先前我已经自学了五六年。

除了物理学专业的主要学习,包括做大量实验,在大二一次偶然的机会,看到了萨缪尔森的《经济学》上下册,就立即迷上了,根本放不下了。这样一来,我就开始了自己的经济学与中国经济研究之路。尤其是星期天和寒暑假,我就抓紧时候,啃读经济学与中国经济方面的一系列著作。

为此,还休过学,以专研经济学与中国经济。

大学五年,物理学和经济学就是自己的天地,一个探索物质世界的规律,一个深究人类社会的规律。可以说,尽管是不同学科,但是思维方法都是科学的方法。

在这个时期,由于花费少,手头还算宽裕,我购买了五百多本书,博览群书,不求甚解。而且,正因为对这五百多本书只是不求甚解,所以为我以后闭门读书埋下了伏笔。

这一阶段,父亲又出门闯世界去了,他跟的老板姓孙,在县上号称孙百万,主要做辣椒生意,为东南亚客商供货。可以说,天南地北都去了,蛮辛苦。

在霸王河边,骁武哥办起了沙石场,专门经营碎石子和沙子。一开始,由于资金紧张,没有盖工房,毕竟,万事开头难。度过困难期后,他逐渐有了点钱。


F

为了更进一步消化吸收买下的这五百多本书,大学毕业后,就毅然决然放弃了高中物理教师的职位,开始闭门读书。

当然,我的这一举动,除了自己,其他人都表示反对。一时间,闹得沸沸扬扬。

但是,我有自己的决定,一心要闭门读书。接下来好几年,吵吵闹闹,风风雨雨。

2005年以前,不是很适应闭门读书。毕竟,一个人关在书房里,深居简出,太寂寞了。再加之,外界的风言风语,席卷而来,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于是,2005年,就大病了一场。病愈后,医生一再叮嘱,看书要适度,每天最多四到六个小时。

2005年以后,痛定思痛,退无可退,只好继续闭门读书。经过了折腾以后,外界干扰自然就少了,自己也静心了,读书的乐趣日益增加,这才算是适应了闭门读书的生活。

主要是学习研究经济学与中国经济,包括制度问题,宏观问题,三农问题,有空闲,也学习研究国学,历史,哲学,宗教等等。

只是一味地读书,写得时候不多。当然,就是零零散散在书上写,读后感,总结,什么的。

一直到2009年9月,家里有了电脑,装上了宽带,就进入了自己的网络创作阶段了。

从2001年到2009年,父亲在家,和母亲一起作务猕猴桃。那么,猕猴桃是经济作物,投资大,收益也大。当然,比种麦子和玉米,更辛苦,一年四季干不完的活。

省上修高速路,骁武哥给供应沙石。循序渐进,生意越做越大。母亲说,那个场子,碎石子堆得跟山似的,一座挨着一座。晚上,老远的地方,经常可以听到机器运作时发出的响声。


G

刚开始,就是在网络上到处看与经济学,中国经济相关的东西。不知不觉,就进入了人大经济论坛,里面丰富的资料,吸引了我。当看到别人发帖讨论的时候,自己就积极参与。逐渐就卷进去了,我就写了不少帖子,其中大多阅读人次都上万了,最多的有十几万人次,引起了此起彼伏的轰动。这样一来,创作冲动就越来越强烈了。

接着,就扩展到天涯经济论坛,发了一些帖子,不少都是几万阅读人次,中间有十几万阅读人次,最多的近三十万阅读人次,得到了极大关注。在新浪杂谈,我发的一个帖子,阅读人次有一百五十多万。在草根博客,我的阅读人次达到七百多万。在新浪微博,我的阅读人次有两千多万。当然,还有许多不温不火的论坛和博客,这里就不提了。

其实,阅读人次多少,只是说明人气高低,并不代表作品本身的质量,而有质量的作品,不是一时喧哗无度,应当是润物细无声,长长久久。

2013年10月—2014年4月,在西北大学,师从著名经济学家白永秀教授,就区域经济问题进行专门研究,并担任陕西永秀经济管理研究院兼职研究员。随后,继续网络创作,到现在。

我网络创作快八年了,著述200多万字,代表作有《中国经济如是说:思考•改革•转型•探索》《改革转型如是说:与林毅夫教授商榷》《学术人生沉思录:读书人原来这样》《现代达摩独自悟:学思只说家常话》。其中,《中国经济如是说:思考•改革•转型•探索》已经于去年底由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出版了,《改革转型如是说:与林毅夫教授商榷》准备今年底出版。

常言道,小成靠朋友,大成靠敌人。那么,在网络创作的过程中交了不少朋友,也遇到不少敌人。可以说,是这些朋友提携了我,是那些敌人磨炼了我。总之,我必须为之感恩,谢谢他们了。

父母的猕猴桃园子有三个,其中两个卖了多年钱了,另外一个正在培育,也快了。可以说,这几年,老天爷也给机会,风调雨顺,价格也不错,收获很大。所以,包括我们家在内,农户们都有干劲,场面是热火朝天。

新农村建设,是大好机会,骁武哥抓住了修村村通路的牛鼻子,多年积累的沙石总算排上了用场。可以说,这个村,修了水泥路,就到那个村修,连续干了好几年。过去,就是个百万富翁,现在成了千万富翁,甚至是更多,旗下的盘子越做越大。

其实,人才,不在上学多少。当然,做学问,上学多,会好一点。毕竟,搞研究是抓规律,理论是根本。另一方面,做生意,上学少,完全可以。毕竟,干企业是凭经验,干出来是根本。也就是说,经济学家是玩抽象的理论家,而企业家是出业绩的实干家。

我原名张春田,字苗实,号道邻。

“道邻”二字的渊源,就是出自《中庸》里面的一句话:修道之谓教,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

2017年4月29日于柏芝园湛然斋

z雁南飞 发表于经管之家  2017-5-1
《我是范雨素》,写的是农民工范雨素的所见所闻,里面涉及某些社会问题。可以说,我自己也是农村出来,上完学之后,有多年打工经验,如鱼饮水,冷暖自知。至于《我是张道邻》,写的是读书人张道邻的所见所闻,里面涉及做人做学问的不少细节。可以说,我自己读书不算多,总感觉甘坐冷板凳,也绝非易事,毅力在其中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当然,范雨素也好,张道邻也罢,是同时代人,对比着看,自然相当有画面感。最后,谢谢楼主,提供这么一个机会,我也是老陕,西安人。



发表于 2017-5-1 15:12:40
发表于 2017-5-1 15:20:07
苗实著《中国经济如是说》近日出版  http://bbs.rdjjlt.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60735
发表于 2017-5-2 08:03:29
FYS现象给经济学界的启示  http://bbs.rdjjlt.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69972
发表于 2017-5-2 08:51:05
那时候,都是自带干粮和咸菜,在求学。晚上,睡得也是草铺,下雪的时候,雪会从窗口飘进来,早上起来,被面都是雪。
,很是艰苦的求学生活啊,感觉那个年代,能上学的人真的不多呢。
发表于 2017-5-2 09:01:27
读完了,感觉您还是很有毅力的,坚毅的额品格让人敬佩
发表于 2017-5-2 09:04:26
希望未来的路越走越好
发表于 2017-5-2 12:37:35
abc050115 发表于 2017-5-2 09:04
希望未来的路越走越好

谢谢,我加油!
发表于 2017-5-2 12:42:49
发表于 2017-5-2 19:17:23
我已经不那么渴望有更多人理解我了  http://bbs.rdjjlt.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70018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GMT+8, 2017-5-27 14:02 , Processed in 0.056807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